<output id="3zvqt"></output>

      <label id="3zvqt"><button id="3zvqt"></button></label><listing id="3zvqt"><object id="3zvqt"></object></listing>
      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执297.番外:执手

      本章节来自于 太监的职业素养 http://www.5825469.com/149/149032/
          看到重复就代表前面章节购买率太低, 购买后可正常阅读  “禀殿下, 奴才并不擅长。”

          “有人说过,你是个谦虚的人吗?”

          “殿下是第一个。”被赞谦虚的前提是,两?#35828;?#20301;在同一高度上。

          “那便去试试吧。”

          ?#21834;?#26159;。”回答会或不会并没有什么区别。

          傅辰知道, 没人会给他选择, 而他也没选择的余地。

          傅辰总觉得, 三皇子对他,似乎在行为上, 更为随意, 或者说更刻薄些?

          那种对任何人都沐浴春风的气息, 在看到他后,消减了许多。傅辰也不知是否是他太过敏感, 职业病作祟让他对他人的情绪常能及时捕捉, 总不能归咎于自己天生惹人厌吧。

          晋朝也一样受到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的思想影响,只是胡须不像头发可以束起, 所以历来男子都会将之修剪, 年轻男子?#19981;?#30452;接剃除。近些年在一些文人、士大夫中开始流行定期将胡须修剪成形, 修剪得好看便会被冠上美髯公的称号。特别是年长的男子更是将染须当做风尚,有赋诗云:膏面染须聊自欺,意思大约就是胡须虽然白了,年纪也大了,但还是要将胡须染成黑色来自我安慰。

          这风?#26412;?#21644;蔻丹一样, 成为近些年来晋朝簪缨世族以及天潢贵胄的风?#23567;?br />
          当邵安麟带傅辰到御书房外候着的时候, 才真正冷汗流了下来。

          邵安麟找不到合适的人, 就找他替上?

          这世上有几个人,能对着皇帝用刀子!即使是剪须!

          啪!

          有什么被摔到?#35828;?#19978;,传来皇帝怒火中烧的声音,“这群混账东西,赈灾的银两也能被劫走!要他们何用,全部革职!!革职!给?#20063;椋?#24443;彻底底地查!”

          就是傅辰站在外面都能听到这?#20301;埃?#36275;见晋成帝有多愤怒。皇帝也并非是个好干的职业,有时候发布了命令给下面人,一层层下去,里头猫腻就多了,传达到民众耳里,版本恐怕已经变了好几个,自古以来想当明君的很多,可惜真正能流?#21450;?#19990;的寥?#20219;?#20960;。

          里头有个官员匆匆走了出来,这人形色狼狈的,傅辰微抬视线看了眼,就垂下了眼睑。

          前邯朝对太监的则例中有明确注明,意思大约是,太监不得?#28903;?#19981;得结?#36824;?#21592;,不得招引非皇室之?#35828;?#31561;,若有违反者,视情节轻重,罚银等重责,情节严重者流放,这则例到了晋朝更为细化,?#26377;两瘛?br />
          所以傅辰只是将这官员的模样记住,却根本不知对方是何许人。

          三皇子进去了,也不知说了什么。傅辰在外听不清,但能感觉到晋成帝的?#37027;?#22909;了许多,御书房的气氛缓和不少,晋成帝甚至还朗声笑了,“既然是安麟推荐的,朕自然要看看是否有你说的这般好,让那小太监进来吧。”

          今?#31456;?#21040;安忠海当值,刚承受完帝王的怒火,他还有些缓不过劲来。?#34987;?#24093;身边的太监,就要随时面临帝王的?#25165;?#21696;乐,生命遇到危机的次数就多了,可再多都不见得会习惯。

          他看到候在外面的傅辰,咦了一声,多瞧了几眼。

          傅辰想这位公公八成是认出自己了。

          见傅辰怀里抱着的猫,“这不是汤圆吗,给杂家吧。”

          把猫递了过去,安忠海将喵喵叫不愿离开傅辰的小?#19968;?#32473;了?#21592;?#23567;太监,?#20843;?#21435;福熙宫。”

          “快进去吧。”将傅辰领了进去。

          傅辰低着头,矮着身子走了进去,走到差?#27426;?#30340;位置,就向皇帝行叩拜大礼,“奴才叩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起吧,听安麟说,你的剪须和染须功夫不错??#34987;?#24093;此刻?#37027;?#20284;乎还不错。

          “奴才不敢善专,愿勉力一试。”

          “是个沉稳的,朕这胡须若是剪得不好,你就去内务府领罚吧。?#34987;?#24093;笑了笑,不轻不重地说了句,又觉得这小太监似有些眼熟,一时也想不起来,“瞧着很是面善,朕在哪儿见过你?”

          ——晋江独家——

          傅辰当然不会说曾经在未央宫见过,那岂不是在提醒皇帝那些龌龊事。

          自然要说实话,只是挑一个最不犯忌的说,“奴才曾说过龟龄集的配方。”

          晋成帝一拍手掌,“哦对对对,你就是那小太监,说起来圣贤们都还没研制出来,你随后也跟着去里头瞧瞧。”

          圣贤说的就是为皇帝炼丹药的人,主要负责的人就是国师,其次就是知名道人,皇帝在长生不老药中花下的精力可见一斑。虽然傅辰之前提供了药方,但每一种药材用的数量却要经过一次次调配才能最终定下。

          “若捣鼓出来朕重重有赏!”

          “奴才遵命。”这有赏也只能听听了,皇帝并不会因为一个下人做了些许贡献就大加赏赐,在他们眼中这都是奴才的本分。?#27426;?#35201;说有不一样的地方,大概就是他的脸算在皇帝这里挂上号了。对宫中大部分奴才来?#30340;?#22312;皇帝面前?#35835;?#30340;机会可比赏赐重要多了,宫中的太监几千,能?#27809;?#24093;记住脸就是件很了不起的事情。曾经李祥英将他们赶入未央宫,用的也是这借口。

          “安麟,赈灾的事你去查,有什么不好办的都一起端了,有朕为你做主。”

          皇帝也认为邵安麟不会偏帮任何一方,交给三皇子他更为放心。

          邵安麟离开前,看了眼安分跪在地上的傅辰,这小太监的规矩挑不出一?#30475;?#22788;,低调得几乎没存在?#23567;?br />
          傅辰领命了后就被带入御书房旁的茶室,开始为皇帝剪须做准备工作。

          皇帝剪须是有规定的,一般每十二天为一个周期,时间为正午,古人信奉太阳当头照的时候能冲掉动刀的煞气。

          常规情况下无论皇帝多?#25417;?#19968;个人,都不会随便让个下等奴才拿刀凑近自己,更妄论喉咙那致命的地方就离胡须不远,所以从这里也可以看出皇帝对三皇子的喜爱。只是反向思维,三皇子对皇帝的感情就不好说了,能随便抓瞎一个人去应付皇帝,可见某些态度导向了。

          剪须这活计不但过程繁琐仔细,甚至还会有护卫派在左右,修剪的时候因为过于紧张就容易?#22797;恚?#20043;前已经有不少奴才因为这事降了罪。因为请不到人,邵安麟才会去鹿沽院请一位老师傅,可惜那位老师傅已经仙去,一时也找不到人代替。如果可以拒绝,傅辰是不可能踏入这御书房一步的。

          这种能贴身服侍皇帝的活,是吃力不讨好的,剪得好是你该的,剪得不好,惹得龙颜大怒,就要遭罪了。所以历来很?#39068;业?#20154;,就是?#19994;?#20102;修得也不?#27426;?#22909;。

          首先是一系列的检查工作,确定他身上没有任何伤人利器。

          然后去了一身外衣,换上宫里为剪须师傅特制的一套衣服,包括帽子到鞋袜,全?#30475;?#28857;妥当,傅辰接过安忠海递过来的红木盒,将里面的刀片拿出,在一圈的侍卫注视下,拿起刀片在皇帝下巴上动作,他目光专注,动作如流水般赏心悦目,用?#27809;?#26159;曾经那以不变应万变的态度。这份镇定和自信,足以弥补?#23478;?#19978;的生疏,忽悠住外人。?#25191;?#30340;熏陶让他在胡须的造型虽不敢有所创新,但弧度和形状却拿捏得精准,这也要归功于他在上辈子常为妻子剪头发修造型,甚至妻子还曾笑言傅辰这样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还十项全能的老公到哪里找。

          傅辰渐渐得心应手,微凉的手指在脸上舞动的感觉令人舒坦,最重要的是那剪须的动作看上去很专业,不会碰到帝王脸上不该碰的地方,刀子也很利落。使得刚开始不?#22836;?#30340;晋成帝,最后居?#24187;?#30524;享受起来。

          看得一旁端着盆子准备给皇帝擦脸洗净的安忠海都啧啧称奇,以前一到这时候晋成帝就开始不?#22836;常?#22240;为剪须的时间实在太长了,又要细致又考验功力,晋成帝是个急性子,最不耐这种事情。

          也幸好晋成帝不准备染须,傅辰省下了工序。

          事后,一早上的郁气已渐渐平复,晋成帝不停照着铜镜,对着修剪出弧度完美的胡须看了又看,越看越满意,很快就是三年?#27426;?#30340;大选,皇帝对自己的仪容更为在意,“你觉得如何?”

          安忠海是个懂得看眼色的,立马笑道:“皇上看上去还似二十出头,与三殿下就像是?#20540;?#33324;。”

          龙心大悦,大手一挥,对傅辰道,“十二天后再过来。”

          傅辰成了钦定的剪须人,破天荒的被赏了五两银子,这可是傅辰五个月的份例。赏银倒还是次要,重要的是能保下这条命得以全身而退。只是就是他自己也没想到,自己会有一天用中看不中用的?#23478;?#26469;讨得他人欣赏。

          出了御书房后,又是一群大臣觐见,这次奏报的是恙芜人的进?#31119;?#36825;群来自西北的狼傅辰在刚穿越过来的时候就见到过,是一群没有人性的,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这些大臣个个面露忧色走了进去,傅辰扫了眼,结合这几年收到的信息,在脑海中渐渐建成了一个初步关系网。

          来到廊下,安忠海勉励了傅辰几句,与在福熙宫前的敷衍有些不同了,傅辰自然也是恭顺回应。回去的路上,傅辰掂着手中的银子,看来欠着王?#36824;?#30340;钱可以提前还上了,他并没有动用陈作仁的积蓄,还放在原来的地方保存着。

          一路回?#36176;?#28246;,这次路上无惊无险。在清扫湖边时,傅辰看到了一只鞋。无论是见主子还是在宫中行走,奴才一般视线只能对着地面,所以对鞋子会本能记忆,来?#30452;?#21508;宫主子。

          而他记性很好,这双鞋他见过,但穿这样式的在宫内有好几位,他并不能确定是哪位。

          看着平静的?#36176;?#28246;,夏风轻拂过水面,吹皱一池涟漪,只希望不是他想的那个人。

          将这只鞋收入衣内,傅辰像是没看到一般,继续一丝不苟地完成清扫任务。

          直到晚间,下了差傅辰带了些碎银前去膳食房找最爱贪小便宜的?#20064;?#32993;,上次王?#36824;?#24471;来的酒也是从他那里要的。两人唠嗑了几句,傅辰是个嘴严的,跟锯子似得。?#20064;?#32993;?#30475;?#19968;碰到傅辰就会把平日的抱怨?#32032;?#19968;股脑儿倒给他。

          这让傅辰间接打听到不少消息,比如今日皇后娘娘又为肚子里的小皇子准备新的小衣,比如祺贵嫔又挑三炼四将送去的饭?#36865;?#22238;来好?#22797;危?#20877;比如哪个宫里的为了今晚翻牌子让他们厨房?#24433;?#21152;点做给皇帝送去的汤……

          直到?#20064;?#32993;要继续上差,傅辰才拿着包裹好的新?#23454;?#24515;吃食离开。

          他一路小心避开耳目,趁着侍卫?#35805;?#30340;时候,?#37027;那比?#26223;阳宫。。

          听了半响里头的动静,确定皇后派来的太监早已离开,他才走了进去。七皇子是一?#29260;?#23376;,人痴傻毁容,母妃又被打入冷宫,是绝不可能翻盘的,这是宫内所有人都公认的?#29575;擔?#33258;然无人会来这地方。傅辰就着宫灯看到庭院里破碎的碗,还有那依旧拌着黄色液体的饭菜,一阵心酸。

          而庭院里一个人也没有,他轻喊了几声,却无人回应。

          一间间屋子找了进去,几乎所有有可能出没的地方都找过了,怎么会没有?

          傅辰不知道一个傻子能在后宫存活多久,只能看七皇子的造化了。

          傅辰?#19994;?#26612;房的时候,已经过了一盏茶时间。

          看着上了数条?#33267;?#23376;的破旧木门,他拍向门板,里头依?#25797;?#22768;音。

          他在外面找了许久,终于在一个破罐子底下发现了钥匙,将门打开后里头散发着一股馊臭夹杂着发霉的味道,很是冲鼻。

          屋子里很黑,地上稀稀落落散落着陈旧的木块,墙面上结着蛛网,很是破旧,与主殿相比这里就像是被皇宫遗忘的角落。

          一团影子缩在墙角,安静得就像死了一样。

          傅辰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蹲下身,“七殿下?”

          他的声音像是忽然点燃了这具尸体的导火线,邵华池疯狂地甩着手臂,像是在驱赶什么似的,“啊———啊啊!”

          刺耳的尖叫声扎入耳膜,邵华池尖利的指甲迅速划破傅辰的手臂,血痕立现。

          傅辰这时候也不管邵华池的疯狂攻击,将人整个圈进怀里,虽说邵华池年长几岁,但人并不强?#24120;?#20613;辰?#21355;?#23558;人锁住。

          几番挣扎也无法甩开傅辰,邵华池激?#19994;?#39076;抖着,似乎很恐惧。那如鬼的半边面容是结了痂的血,看上去比第一次见面更为恶?#27169;?#20613;辰却像是没看到似的,等到邵华池安静下来,一只手在他背后轻轻安抚着,“不怕,是我,还记得我吗?”

          傅辰无?#21361;?#20063;不知这人过这样的日子有多久,又加上手势和凶狠样,邵华池终于怕怕的缩回了手,没再碰那饭碗。

          傅辰松了一口气,幸好邵华池的痴傻没有攻击性,只是退化成幼儿般的神智,还是知道害怕和疼痛的。

          他帮七皇子理了下衣服,又捡起那副银面具擦了擦上面的污渍却没给邵华池重新戴上,虽说这面具可以卖不少钱,但却没人拿走,大约是目标实在明显,谁都知道宫里需要用面具的只有这一人。

          他没费多大功夫就把邵华池扶到室内,这房间看上去并不破旧,反而处处彰显着曾经主人的地位,装饰豪华。想想也有些理解,皇后不可能拿太差的地方给邵华池,那?#38142;?#30343;子的名义可就降到她头上了。

          傅辰出去拿盆子接水准备给他梳洗一下,发现这院子里果?#24187;?#20282;候的人,若是有刚才那两太监在的时候恐怕早就出来了,他猜想服侍的人应该是“等有需要”的时候才会出现。

          只是不知道原来跟随七皇子的那些下人都被分配到了什么地方,随即又觉得这也不是他该操心的事。

          刚端着盆子进来,就看到左顾右?#21361;?#31070;情有些慌张坐在卧榻上的邵华池。也许因为刚才和傅辰温情互动,邵华池本能的对傅辰有些贴近,看上去就像一只到?#21543;?#29615;境的小仓鼠,见到傅辰进来的时候眼前一亮。

          傅辰坐到他身边,绞干帕子轻轻擦拭邵华池脸上?#32426;?#19981;平的皮肤表面,那破了的毒瘤,还有那流出的红紫相间又透着黑气的脓水,散发着阵阵恶臭,都说明邵华池很痛苦,曾听闻每过?#27426;?#26102;间邵华池就会痛不欲生,傅辰单单这么看着也能想象那撕心裂肺的痛。 (教育123文学网http://www.5825469.com) 《太监的职业素养?#26041;?#20195;表作者童柯的观点,如发?#21046;?#20869;容有违国家法?#19978;嗟执?#30340;内容,请联系我们作删除处理,http://www.5825469.com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25945;ā?/br>【积极配合"打击互联网淫秽色情信息专项行动"请书友们踊跃举报!】,谢谢大家!

      (快捷键:←) 上一章   回?#26607;?/a>   下一章 (快捷键:→)

      童柯的小说太监的职业素养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太监的职业素养最新章节太监的职业素养全文阅读太监的职业素养5200太监的职业素养无弹窗太监的职业素养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童柯所?#23567;?#22914;果您发现有任何?#22336;?#24744;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教育123文学网
      澳洲幸运彩
        <output id="3zvqt"></output>

          <label id="3zvqt"><button id="3zvqt"></button></label><listing id="3zvqt"><object id="3zvqt"></object></listing>
            <output id="3zvqt"></output>

              <label id="3zvqt"><button id="3zvqt"></button></label><listing id="3zvqt"><object id="3zvqt"></object></listing>
              快乐12助手2019 双色球红球8加2多少钱 电子游艺白菜平台 香港一肖平特图 四川快乐12开奖结果一彩票管控 天天斗地主小游戏在线玩 2019七乐彩走势图 老时时彩模拟投注 快乐飞艇网站 欧亚足球指数比较 福彩3d试机号分析工具 牛牛bank投资理财 竞彩胜平负贴吧 虎扑体育论坛 通天特码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