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3zvqt"></output>

      <label id="3zvqt"><button id="3zvqt"></button></label><listing id="3zvqt"><object id="3zvqt"></object></listing>
      選擇字號: 特大     
      選擇背景顏色:

      章節目錄 第五章 衣食雖無憂,心中難安樂

      本章節來自于 諸夏紀 http://www.5825469.com/320/320628/
          除下鬻(yu譽)熊與后面那些歌舞之眾,楚人部族門口,還站了許多族人。

          這些人都是聽到那幾個少年報信,有中年人將到訪,便紛紛過來看的。

          楚人身在荊蠻之間,遠離中原,這些年來,大部分人都不知道中原人是何等模樣。

          如今見到姬考舉著大鱉而來,一個個口中驚呼不已。

          “中原人的力氣,都是這般大嗎?”

          這種足以承載數人的巨鱉,便是族中最壯的漢子,恐怕都難以舉起吧。

          “姬考見過楚君。”

          來到楚人部族,姬考便將巨鱉輕輕放下,對著眼前的楚人之君鬻熊行禮。

          當然,此時的楚部族,鬻熊與其說是君,還不如說是一位酋長。

          這位楚君鬻熊,姬考在上一世之時,便有所耳聞。

          原本的歷史之中,這位楚君將受自己父親姬昌所請,入西岐為火師。姬昌還多次向他討教治國理政之道,有鬻熊子一篇傳世。

          雖然不知是否真為鬻熊所出,但是其中之言,卻與老莊一脈而承。

          鬻熊,或者說羋鬻熊,見到姬考,也是開懷不已,大聲笑道:“我楚人地處荊蠻,難得有貴客遠來。來,貴客與我一觀楚人歌舞。”

          說罷,他便熱切拉著姬考的手,緩緩向部族里面走去。

          同時,又對羋麗吩咐道:“你去找幾個人,將這位鱉君,請到神廟之中,等到我迎接完考君,再帶他去巫廟之中,查探此鱉的情況。”

          姬考聽到鬻熊安排妥當,便點頭道謝,不過卻放了一道氣機在巨鱉身上,以防萬一。

          隨后,他便與鬻熊一步步走入這楚人部族之中,沿途不斷觀賞楚人的歌舞。

          歌舞自巫道而來,不論是姬周還是殷商,都不乏這一類。

          但是相比姬周殷商的歌舞,楚地的歌舞,古樸端莊稍有不如,但是浪漫奔放,卻猶有過之。

          以姬考的眼光看來,楚人之舞,確實要更好看一些。

          然而,歌舞還在中途之時,羋麗便匆匆而來了。

          “什么事情?”

          鬻熊心中微驚,直接向羋麗問道。

          羋麗看了一眼姬考,頓時面有難色。

          鬻熊看了羋麗神色,頓時明白了他的意思,不過他搖頭說道:“考君遠來,乃是貴客。我楚地之事也就這些,沒有什么不能讓人知道的,直說便是了。”

          羋麗聽到之后,便直接說道:“荊虎氏部族,與我們的獵戶發生爭斗了。”

          鬻熊頓時沉默了一下,才對姬考歉意說道:“考君,看來歌舞要過一段時間再觀了。”

          姬考忙道:“族事重要,楚君不用考慮姬考,自忙便是。”

          “我倒是沒有什么要忙的,只是這些歌舞之眾,都要上陣殺敵去了。”

          “咦,這些竟都是戰士?”

          也就此時,羋麗向著這些人說起了戰事,只見他們紛紛脫下了較為華麗的舞蹈衣服,然后換成了獸皮甲衣,拿起兵器,便往外沖去了。

          “楚人不多,且各有所職,或是漁獵,或是耕作,不敢有絲毫疏忽。唯有部族之中訓練的戰士,在閑暇之余,可以學習祖先的巫法歌舞,以迎貴客。”

          聽了鬻熊的話之后,姬考頓時明白了。

          國之大事,在祀與戎。

          而此時的楚人,倒是將祭祀與戰爭幾乎合二為一了。

          祭祀之人,也是戰斗之兵。

          “楚人現在,還經常受到各方部族的攻擊嗎?”

          在過來之時,姬考便從羋麗口中得知,楚人這數百年,幾乎就是被商人驅趕而至的江漢之地的。

          而到了江漢之后,又因為非蠻非夏,雙方皆不把他們當自己人,時常受到攻擊。

          也就鬻熊擔任楚人之君,接過傳承之杖以后,情況再稍有變化。

          與巴庸交好,共同對付勢力強大的荊蠻與諸越,才算是在丹陽之地安定了下來。

          他還以為,此時的楚人,已經可以安心過自己的日子了呢?沒有想到,以來便聽到有爭斗。

          鬻熊輕笑一聲:“這哪里算攻擊啊,只不過荊蠻悍勇,喜歡爭斗罷了。我楚人養這么多士卒,也要有用武之地,不管怎么樣,也不能丟了先祖的顏面。”

          “楚君不去嗎?”

          他觀這位楚君鬻熊,乃是巫道極為高深之人,恐怕不在殷商那位太祝之下。

          “除非荊伯出手,否則我不方便出手。上次在荊山與他大戰一次,他也承諾過我,他門下的巫祝,都不會對楚人出手。”

          “這位荊伯,是荊蠻之君?”

          雖然都是荊楚并稱,但是姬考知道,此時南蠻之中,有荊蠻、楚蠻、越蠻與苗蠻等等。

          苗蠻在大江之南,越蠻在偏東之地,在大江之北,主要是以荊蠻與楚蠻為多。

          而楚蠻,雖稱蠻族,卻是一個極小的部族,甚至還不如最初遷到周原的周人多。

          與人多勢眾的荊人混跡在一地,不被經常欺負才奇怪了呢?

          “荊伯乃是荊山氏之君,居荊山之地,荊山氏為諸荊部族之首,是以以荊伯而稱。”

          “加上他乃是荊人之中,首屈一指的巫祝,荊人都不敢不敬。”

          荊山,就在楚人部族所居丹水之南不遠處,也就是禹貢九州之中,荊州的來歷了。

          此地多是丘陵荊木,是以人稱荊人,地也稱荊州。

          “原來如此。”

          姬考此時,卻更為驚嘆眼前這位楚君鬻熊的實力了。

          荊伯可以說是荊人之中的第一巫祝,但是鬻熊能上荊山與他大戰,并立下約定,可見一斑。

          “好了,不說這些,這爭斗也不知何時結束,我帶考君去巫廟之中,看看那巨鱉的傷勢吧。”

          這句話一出,姬考頓時大喜,朝著鬻熊拱手拜謝。

          初來之時,他便想提這請求,不過見到楚君熱忱,楚人好客,也不急于一時。

          現在鬻熊主動提及,他自然開心不已。

          ······

          楚人的神廟,也就是巫廟了,在部族最南方之地的山上,可以遙望浩蕩大江。

          他與鬻熊到來之時,正有兩個七八歲的小男孩,在巨鱉旁邊走來走去,打量不停。

          這兩個小男孩一個沉穩,一個活潑,但是此時,臉色都是對這巨鱉的驚嘆。

          “玄,你說,這樣一只大鱉,一頓要吃多少才夠啊?”

          那個活潑的男孩,朝著沉穩男孩問道。

          沉穩的男孩沉思了一下,然后說道:“應該要五六個壯漢的吃食,才能滿足他。”

          “哇,這么多,它自己能夠捕食得到嗎?水中的魚兒可靈活了,我常常在水里一個上午,只能抓到一兩條。”

          “還是你好,到了山上,有小蛇幫助你一起捕食獵物。”

          這活潑小孩,頓時看向了沉穩男孩的腳下,一只漆黑如玉一般的小蛇,正滿臉好奇,打量著巨鱉。

          這小蛇的眼神,就像嬰兒一般,好奇而又畏懼,看起來有意思極了。

          “風玄、羋蓬,你們兩個怎么跑到巫廟來了?”

          鬻熊看到這兩個小孩,頓時微微驚訝,旋即又搖頭一笑。

          這兩個小子,漫山遍野跑的,跑到巫廟來,也不算是什么大事。

          “祖父。”

          “羋大人。”

          這兩個小孩見到鬻熊過來,連忙行禮。

          “祖父,我聽人說,巫廟之中來了一只比幾人還大的巨鱉,特地拉著風玄過來看看。”

          鬻熊笑著摸了一下這兩個小孩的頭,然后指著沉穩小孩說道:“此子名為風玄,乃是我故友之子,托付在楚地,請我代為照看。”

          而后又指了指旁邊的活潑小孩:“這是我次孫,也是羋麗此子羋蓬,生性好動,比起風玄,可是讓我不省心多了。”

          姬考看著這兩小孩,見他們眼神機靈,口中贊道:“都是不錯的孩子。”

          “你們兩個,見過貴客,這是姬考大人。”

          “拜見姬考大人。”

          兩個小孩,似乎被特意教過中原禮節,很是正式朝著姬考拱手作揖。

          如今的姬考,在巴地多年,也不算是身無長物了。

          他從自己儲物之器之中,拿出了兩塊玉石,被他略作打磨,成為刀斧之形,分別贈給兩個小孩。

          “怎能要考君之物,快請收回。”

          鬻熊見狀,連忙代他們拒絕。

          姬考擺手說道:“楚地并非貧困之地,考也沒什么寶物相送。今贈他們以刀斧之玉,乃是希望他們既能有心有刀斧,光耀族氏,又希望他們心如溫玉,守禮知節。”

          “謝過考君之言了。”

          說到這里,鬻熊便嘆了一聲,不再拒絕,命兩小孩收下,并向姬考致謝。

          姬考所言,其實說在鬻熊的心上了。

          楚人在此已經熟悉了耕種之法,相比大部分荊人部族,已經可以算是富余了。

          衣食無憂,但是楚人卻難以安樂。

          旁邊的荊人時常騷擾,安從何來;祖傳的文明日漸荒廢,樂從何起?

          想到這里,鬻熊又是搖頭一嘆,忽然看著眼前的神廟。

          “考君乃是煉氣之人,不知道是否拜神,若是不拜,便在外面等著,我拜完神靈,便出來幫助這鱉君看傷。”

          姬考聞言,輕聲問道:“不知楚人所拜,是哪些神靈?”

          他不拜神,但是對于楚地的神靈,卻非常感興趣。

          更想知道,是不是他曾聽說的那些。 (教育123文學網http://www.5825469.com) 《諸夏紀》僅代表作者會說忘言的觀點,如發現其內容有違國家法律相抵觸的內容,請聯系我們作刪除處理,http://www.5825469.com的立場僅致力于提供健康綠色的閱讀平臺。
      積極配合"打擊互聯網淫穢色情信息專項行動"請書友們踴躍舉報!】,謝謝大家!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會說忘言的小說諸夏紀僅代表作家本人的觀點,不代表網站立場,內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請聯系我們進行刪除處理!
      諸夏紀最新章節諸夏紀全文閱讀諸夏紀5200諸夏紀無彈窗諸夏紀吧內容來源于互聯網或由網友上傳。版權歸作者會說忘言所有。如果您發現有任何侵犯您版權的情況,請聯系我們,我們將支付稿酬或者刪除。謝謝!
      教育123文學網
      澳洲幸运彩
        <output id="3zvqt"></output>

          <label id="3zvqt"><button id="3zvqt"></button></label><listing id="3zvqt"><object id="3zvqt"></object></listing>
            <output id="3zvqt"></output>

              <label id="3zvqt"><button id="3zvqt"></button></label><listing id="3zvqt"><object id="3zvqt"></object></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