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3zvqt"></output>

      <label id="3zvqt"><button id="3zvqt"></button></label><listing id="3zvqt"><object id="3zvqt"></object></listing>
      選擇字號: 特大     
      選擇背景顏色:

      章節目錄 找茬

      本章節來自于 不與冰語 http://www.5825469.com/350/350125/
          同樣是臨近圍墻邊上,也是一間周圍空曠的氣派房子,吳霜臉上還掛著淚痕,掩著面,小跑著打開門,可當她打開房門的時候,點上燈了之后,攏著水汽的眸子一愣,因為屋子里已經坐了一個人了。</p>

          那人朝著她看過來,突然站了起來,走到身前,小拇指彎曲著擦去臉上的淚漬,此刻燈光照清楚了她的臉,面容和吳霜有著八成的相似,正是樊母提起的小鎮鎮長,吳梓蕓。</p>

          她拍打著吳霜的后肩,使她靠近自己的懷里,似是憐惜氣憤,卻又壓低著語氣溫和的道:“霜霜怎么了,哭哭啼啼的,又是誰欺負你了?”</p>

          吳霜不說話,只是靠著她的懷里,就連抽泣的聲音都小了許多,這么多年,即使她每天只有幾個小時的外出時間,但是若有若無的細微議論和人們避之不及的態度都使得她知道,說出來的話那個人就慘了吧!</p>

          “就你這幅不敢說的樣子,我就知道是誰了,八成是那個小子。”</p>

          “不,不是,不是他。”懷里的吳霜變得焦急起來,聲音小的像是蚊蟲,要不是就附在耳邊,怕是吳梓蕓也聽不清說的什么。</p>

          唉!她吐了一口,面露愁容,緩緩的撐開吳霜的肩膀,一只手輕撫在她的臉上,那是一種罕見的溫柔,“我的女兒啊!你要知道,世間種種好,人心片刻惡,這世上最大的惡意不是那些蟄伏在外面渴求血肉的畜生,而是飄忽不定的人心。就像那些張嘴對著你笑,暗地里卻會想著如何折磨你,讓你生不如死的人一樣。小鎮里面很多都是這樣的人。”她頓了頓,補了一句:“吃人的人,也不是沒有。”</p>

          說完之后,卻發現吳霜臉上的淚水一滴一滴的落了下來,她嘴唇發抖,靈覺異常的靈敏:“那阿媽呢?會保護我的吧!”</p>

          吳梓蕓的眼神晦暗了一下,笑著刮了刮她的鼻子,“想什么呢!阿媽當然會保護你的啊!無論你想要什么,阿媽不是都幫你買過來了,就是阿媽這么忙,白天都會抽出點時間陪你。”</p>

          “可是,可是…我想要和大家一樣啊!”后面的那一句聲音更小了,似是像在心底大聲呼喊,卻始終沒能浮上喉管。</p>

          似是沒有聽到,吳梓蕓臉上帶著溫柔的笑意,“好了,好了,現在不早了哦!女孩家家的要睡覺了,要不然不美了,該喜歡的人也不喜歡了哦。”</p>

          “嗯!”吳霜終究還是沒說出來,就像那無數個夜晚一樣,清淺,徘徊。</p>

          一轉眼,看著小床上面,仰躺著睡著的吳霜,她輕輕的摸著柔順的秀發,又摸了摸自己的臉,再一次的低低嘆了口氣,面色上盡是猶豫,到了現在她真的不知道該怎么辦了,就像吳霜說的一樣,“阿媽你呢?”這像是一句雷霆一般的質問,貫穿了天靈,響徹在心底,自己到底應該怎么辦?還能像最初一樣嗎?</p>

          好些會兒!她站起身來,輕輕輕吻了吳霜的臉頰,臉色又恢復到冷漠。</p>

          她打算去找白于墨的麻煩,至于那個小子,若是被吳霜知道自己對他動了手,大概會更傷心吧!不過都要記住了,任何欺負她女兒的人,她都會一一報復的。</p>

          </p>

          白于墨躺在床上,身上是一件寬大的衣服,但是尤為的干凈,這是他洗完澡之后換上的。軟屏就在耳朵邊上,他拿起來看了一下,又放了下去。</p>

          除了又添上了一間損壞的衣服外,讓樊母變得操心以外,他便沒有做過一點有幫助的事情,自己難道真的是一個災星嗎?回想著出生以來所有記得事情,大概真的是有命格這種東西吧!天煞孤星?</p>

          床邊的地瓷磚上面,到處鋪灑著魔源礦石,可是白于墨卻是不敢去看,明明經歷了那么多,明明已經自認為看穿了人心,可是為什么會在那么簡單調虎離山之上失敗?每次看到丟棄在角落里的背包,他都會想起那張沾著血污的臉。</p>

          “不…不怪…”還記的老石頭最后細若蠅蚊的聲音。</p>

          真的忘不掉啊!因為白于墨而死的人有很多,但是那樣死的,卻只有兩個,到頭來又添上了一個,按理說本身也和白于墨沒有什么關系,那人也和他不熟,但是心中就是放不下。</p>

          他回想起來上午時那張不瞑目的臉,一閉上眼睛,腦海里全都是,放不下的啊。顧潘!顧潘!腦海里始終都飄著那個名字,一個討厭的人,不過不可否認的是,他說的都是真的,他毫不知情并且沒有參與,那么到底是誰呢?</p>

          又看了一眼軟屏,白于墨嘗試著放空腦袋,但是樓下傳來了一陣很重的敲門的聲音,那種像是用拳頭捶打的,以至于他在樓上最里間的房子里都聽得到。</p>

          是誰?這么晚了還來拜訪,或者說有什么急事。白于墨蜷縮在床上想到,可是這些都和他沒有關系,雖說住在這兒總要給幫幫忙什么的,但是如果胡亂插手別人家的事,就是另一件事了。</p>

          白于墨在床上翻來覆去,好些會兒,他突然坐了起來,因為下面好像有些不對勁,吵雜的聲音傳來過來,聲音越來越大,大到像是東西碎裂一樣,他顧不得換上什么正裝,匆匆的將軟屏塞到皮革包里面,就跑了出去。</p>

          當他出來的時候,已經發現樓下一團糟糕,樊母站在旁邊,驚恐的看著這一切,卻死死的捂住嘴巴,不敢出聲來。白于墨望去,地上都是碎裂的花瓶和炸裂的到處都是木屑的桌椅,地上更是幾塊面磚都被踩碎,最過分的是強上的一副類似全家福的東西也四分五裂了。</p> (教育123文學網http://www.5825469.com) 《不與冰語》僅代表作者逸雪于風的觀點,如發現其內容有違國家法律相抵觸的內容,請聯系我們作刪除處理,http://www.5825469.com的立場僅致力于提供健康綠色的閱讀平臺。
      積極配合"打擊互聯網淫穢色情信息專項行動"請書友們踴躍舉報!】,謝謝大家!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逸雪于風的小說不與冰語僅代表作家本人的觀點,不代表網站立場,內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請聯系我們進行刪除處理!
      不與冰語最新章節不與冰語全文閱讀不與冰語5200不與冰語無彈窗不與冰語吧內容來源于互聯網或由網友上傳。版權歸作者逸雪于風所有。如果您發現有任何侵犯您版權的情況,請聯系我們,我們將支付稿酬或者刪除。謝謝!
      教育123文學網
      澳洲幸运彩
        <output id="3zvqt"></output>

          <label id="3zvqt"><button id="3zvqt"></button></label><listing id="3zvqt"><object id="3zvqt"></object></listing>
            <output id="3zvqt"></output>

              <label id="3zvqt"><button id="3zvqt"></button></label><listing id="3zvqt"><object id="3zvqt"></object></listing>